耳尖的民谣

作者:影视影评

    贾斯汀·汀布莱克Justin Timberlake里面有个配角,不过即使是配角在里面也是多余的。。。像这样在流浪中讲故事的电影,不需要这样的奶油小生。。。
  里面男主角的每一首民谣歌都很好听,最后在酒吧唱的那首旧歌最美。。。主角心中有一种坚持,这样也某种程度上制约了他的发展。。。不愿意当伴唱,因为他要固守原来死去搭档的位置。。。以沙发为床、竖起大拇指搭车般流浪的人生真的就是部醉乡民谣。。。最后想说一下里面的猫咪实在是太俊了。。。  

我所听到的民谣不躁细腻耐听,像一种诉说。大多民谣歌曲只有一两种乐器伴奏,通常是一把吉他伴着手鼓那令人心跳走慢调的妙音唱起。与流行乐曲调的竞相迸发、摇滚乐音节的群魔乱舞不同,民谣音调温柔轻缓、即听即唱,不燥。曲慢而不伤,词简而不俗,耐人寻味。

现在的民谣已经不好下定义了。

 民谣得是有故事或懂得倾听故事的人唱才有味道。听民谣像看一本书可以从中听到别人的故事,它用简洁通俗的歌词就能表达一个人一生的来来往往,像在听一种诉说,有人听着听着就落泪了,因为里面有我们的影子;听民谣又像读一首诗可以从短短几个字符中看到世间百态,它用简短却飘逸的字符就能抒发一个人一世爱恨情仇,像在听一段旁白,有人听着听着就感悟了,因为里面也有我们的故事。

民谣是一种热点。三百六十五行,行行都能就热点跟风刷屏,百度指数炸破天,过两个月都不见。

 民谣歌手通常都是背着吉他流浪过的,他们走进别人的生活将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配着吉他温柔清脆的声音唱出来,一首首民谣歌曲便这样产生了。他们是流浪的孩子也是流浪的诗人,他们过着任性洒脱的生活。走到一个地方遇见能“谈诗饮酒”的人,看见能让人怦然心动的风景便停下来弹着唱着,倦了、想走了便背着他们的吉他寻觅下一个路口,随性但不任性,自由且极洒脱。所以听民谣能感受到散步时的惬意,体会到旅游时的自由。

民谣是一种流行。选秀歌坛上民谣大旗飞扬,超市神曲迭代。听完背几句七拼八凑的歌词,跟上时代审美,谁都是个诗人。

 大冰的《在大昭寺广场晒太阳》,说故事式的旁白配上轻缓的钢琴声,听起来像是在读散文,每次听都有不一样的声音在心间回荡,每次听都能回味出不一样的味道,但相同的是那刻的我心如止水。仿佛他就在你面前跟你说在深冬的大昭寺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那些被大昭寺深冬却火辣的太阳晒过的故事格外的暖心。“叠起干洗过的爱情和少许忧伤,缝进一度风尘仆仆的行囊,穿越半个世纪的冬天躲在这儿,有时浮起一个微笑,有时候轻轻吟唱……萍水相逢的某年某月,藏地的阳光洒在你我身上”听到最后伴着钢琴轻柔的曲调你仿佛真的闻到藏地金灿灿阳光的香味,看到藏地红扑扑阳光的微笑。

民谣是一种低级。地下乐队排练成狗,不敌一本吉他三月通。写的词再批判再有内容,还不如多罗列几个不着边的意象。

本文由冠亚体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冠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