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伟大致敬伟大冠亚体育:

作者:影视影评

《艺术家》在当年的各类颁奖典礼上获奖无数,观看此片时,脑海中想到了很多。

在和《雨果》以及《我与梦露的一周》共同烘托的一片怀旧气氛中,《艺术家》不出意外的拿到了奥斯卡主要奖项。与前两者致敬和记述往事不同,《艺术家》直接以默片的形式力图将观众带入1920年代中。对于爱电影、了解默片的人来说,这种形式更加有冲击力,也更加讨巧,但若有闪失就会被口诛笔伐。

    看了《艺术家》这部电影,感慨颇深。

曾几何时,电影之所以成为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其原因或许就是有“黑白”与“无声”这两个基本特征。当彩色与声音出现在电影中时,它曾受到过许多质疑与抗议,就如本片中的乔治·瓦伦丁迟迟不愿接受有声电影并扬言要拍出一部伟大的默片一样。但事实却是,当电影进入有声时代与彩色时代之后,电影终于在各个方面都得到了充分的发展与完善,似乎更容易使其接近甚至是达到它的某种本质——电影是梦境的神话。

网上果然有许多被往日情怀感染的赞许声,也有许多技术流的质疑声。质疑主要集中在镜头和剪辑上。对默片非常熟悉的人,对镜头和剪辑的考究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些是他们对默片的定义的一部分。而我这样相对初级的观众对20世纪初的默片应有的镜头和剪辑并不敏感,评判这样一部电影更多的还是看是否提起了一股怀旧情怀。事实上这部默片的讲的是关于有声电影的故事,而不是当年默片常用的剧情。用默片来讲有声电影和默片的冲突,固然是一种讨巧的做法,但这种“矛盾”其实也阐明了本片不是要刻板的还原一部1920年代的电影,而是要以默片为外壳来缅怀和致敬那个时代。简而言之,怀旧而不守旧。

    乔治·瓦伦丁。默片电影的巨星,夸张的表情和天才般的表演让他赢得了无数的影迷,光环四射,意气风发,也为自己赢得了大众情人的称号。如日中天的他却没有巨星的架子,对片场的所有人都礼貌示人,完美的诠释了绅士的定义。他称自己为艺术家。

乔治·瓦伦丁终究不是卓别林式的天才人物,无法面对有声电影的浪潮来临时拍出《城市之光》和《摩登时代》这样的伟大默片,但毫无疑问的是,《艺术家》称得上是一部伟大的电影。

如果认可这一点,那么不仅复古的片头字幕给力,这些现代的摄影和剪辑技术也应该给电影加分。因为它们让电影更紧凑流畅,更加符合现代观众的观影习惯,帮助更多的观众一起感受到了怀旧情怀。要知道当年的默片在今天看来多数是拖沓无比单调乏味的。

    芭比·米勒。刚出道的跑龙套,误打误撞与乔治传出了花边新闻。以为拿着报导绯闻的报纸有助于自己的巨星梦实现,可结果,片场的人却不吃这套。不过,她也以自己强烈的表现欲望和欢快的舞蹈为自己争得了一块表演的敲门砖。她希望成为艺术家。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心有猛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尽管不是要仿制一部老电影,但还是要展开那个时代的画卷。默片演员不能说话,只能把情感和思想通过手势、动作、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来外化。男主角以及各大配角乃至群众演员都做到了这种略带夸张又彰显单纯的时代风范。这种风范比较难描述,但想想男主角有时露出的类似于克拉克·盖博的笑容,虽然克拉克·盖博比他还要晚一个时代,但你应该能理解现在的荧幕上也是不会有这种笑容了。在我看来最大的败笔是女主角,基本上没有默片演员的肢体感,她的举手投足都是1980年代以后的,而且还是演技较烂的那一种,无时不刻的提醒我这一片怀旧气息中有个穿越女。片尾的舞蹈显然是想唤起金·凯利或弗雷德·阿斯泰尔的遗风,但可惜两位主角的舞技略为欠佳。

    乔治·瓦伦丁醉心于默片。制片厂老板放着有声电影片段,要乔治向前看,却惹得乔治一阵狂笑,他嘲笑老板的无知,他说观众看的是我的表演,不需要听我说话。老板说道:笑什么,乔治,那就是未来。乔治不屑地让让老板自个去拥抱未来。

由于默片形式的信息量所限,加上避免额外的内容破坏时代感,本片的剧情还是相对简单的。主题便是是声音。有声电影的诞生对身为默片明星的乔治·瓦伦丁(男主角)的冲击,乔治的妻子也以乔治不肯与她说话为由决裂,再扣上本片默片形式但又不拘泥于此的方法,在乔治的噩梦一段果断停止配乐启用声音,用足了声音的冲击力。也许今天我们不容易理解有声电影对默片明星的冲击,但我想这毫不亚于数码相机对柯达胶卷的影响。当年这确实摧毁了不少表演风格化夸张的默片明星,有声片带来的写实风潮使他们表演夸张得近乎喜剧意味。但本片要说的应该也在电影圈内为止了,并无多少附带的社会性暗示和价值观。今年的奥斯卡的视点留给了电影圈自己。

    芭比·米勒的巨星梦从龙套开始,哪里缺人就去哪里,只要有机会露面,她都抓住露面的机会。两年的时间,从一个扮演路人甲乙丙丁还被拼错了名字的不起眼小角色一步一步为自己赢得掌声,一个台阶也没落下,一次次努力表演最终引起了制片厂老板的注意。老板为她量身定做角色,把她塑造成一位‘未来’的巨星。

本文由冠亚体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冠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