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影视影评

有一类人,大概把心掏给他,都不会满足。无理取闹,欺骗、争吵、漫骂,摆出若无其事的姿态,其实内心充满了负罪感,才会用表面的平和来伪装。这在早已彼此熟悉的人面前是多幼稚愚蠢的伎俩。对于黎耀辉来说最珍贵的礼物不是何宝荣费尽千辛万苦偷来的手表,而是张宛送的录音机,黎耀辉是害怕丢失才让它物归原主,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安慰就是倾听,其中保留了他对往事所有的情绪,为爱倾尽所有到最后都化为i无助的哭泣,最好的总是得不到,终究是要一个人重新启程。

全片尺度最大的场面就是在开头,黎耀辉和何宝荣挤在一张床上,两人都只穿了一条白色内裤,戴了一个耳环。他们爱抚、亲吻,然后做爱,喘气。

小张是黎耀辉期盼的最好的样子,可是,就算遇到了对的人,在不对的时间,也只能是错过。不过黎耀辉应该会感谢小张的出现,在他最痛苦纠结的时候,给了一束光。小张,在经历离别后,到达世界的最南端,而此刻,才是他最靠近家的时候。

朝前流淌的生命如伊瓜苏大瀑布一般源源不断,因为它的起伏跌宕才被带向更远的地方,所有的等待和付出都有回报的那一天,

黎耀辉察觉何宝荣的外出后,特意买了一大堆烟,放在他床上触手可及的地方,企图断掉他外出为买烟的借口。何宝荣生气地把烟一扫到地上,黎耀辉没有说话,把烟一包包捡起来。

爱是束缚挣脱交织,离散又归来的港湾,何宝荣和黎耀辉,曾一起快乐过,幸福过,争吵过,冷战过,和好又决裂过,最后分别过。一切的过往,说不出反而失言,最后化成抽涕声和两声似有若无模糊不清的话语,存进收音机里,在世界的最南端,倾泻出去。

何宝荣自始至终都是一只金丝雀,他瞧不起黎耀辉的工作,但又不愿失去他的供养和爱。

黎耀辉起初是卑微的,无奈的,甚至自私,可他对于何宝荣又是宠溺的,放纵的,哪怕用最卑劣的方法,藏起了他的护照,也只是想用自己的小心思,让何宝荣,这个生性浪荡的人能够留在他的身边,因为这里是布宜诺斯艾利斯,是何宝荣与他从香港来时的梦。可到了最后,黎耀辉在夜晚的屠场一遍遍冲洗地上的血水时,他才明白,有些感情,就算你用外力再怎么费心维护,结局也没有什么两样,所以才下定决心离开布宜诺斯艾利斯,离开纠缠不清的何宝荣,把这段爱情彻底埋在伊瓜苏的瀑布里,学着忘记,学着重头来过。

所以黎耀辉半夜陪着何宝荣压马路,一边喊着冷死人,一边顶着身体极限跟着他走,他一句“又好像挺冷哦”,黎耀辉又乖乖跟着回去。

我原以为电影色调的变幻,是为了仅仅呼应,人物内心愉悦,悲伤,痛苦与挣扎,却在黎耀辉和小张踢球时,逆光的刺痛下幡然醒悟。所有的离散都不能用悲伤一言盖之,我们彼此放过,是对爱最好的成全。与其彼此折磨,痛苦一生,不去早日放下,把过往留在世界的尽头,把回忆锁在铁床上的红旧柜子里。即使,黎耀辉会在最终到达瀑布下想起何宝荣的音容笑貌,即使何宝荣抱着黎耀辉睡过的被子痛哭出声,我都认为这是最好的结局。

如果两人总是分分合合,就算有再多的爱给对方,也注定不会是最好的彼此,毕竟连爱自己都不够。

还记得黎耀辉开始时说的那句——"何宝荣说让我们重头来过,两种意思,我却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种。"在伊瓜苏瀑布的冲刷下,黎耀辉满面不知是水是泪,他终于想通,这次的重新开始,定位不再是与何宝荣争吵前,而是从离开香港前的日子,他要回去了,却也是往前看了。

本文由冠亚体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冠亚体育